吴思雯:乘浪起舞,不负芳华
来源: | 加入日期:2019/06/20 21:53:27 | 阅读次数: 字体:[   ]



 

“在中学当生物老师也还好,虽然学生也蛮调皮的。”吴思雯走在老校区的林荫道上边笑边谈论着自己的近况。回顾大学四年,吴思雯有刚进大学的迷茫,有进行实验时受挫的焦虑,也有获衡阳师范学院2018年度十大学习标兵,与团队一同获得第三届全国大学生命科学创新创业大赛一等奖荣誉带来的兴奋。在衡师,她从彷徨到现今的稳重,都经历了独特的故事。

“迷茫地熬过去”

时间追溯到2015年9月,高考后的吴思雯来到了衡师动物科学专业。

第一年的大学生活并不是她所预想的那样。动物科学专业需要了解常见动物的生理结构,解剖动物实验。刚接触时,吴思雯的内心很煎熬,感觉下的每一刀都刺在自己身上。但她又觉得既然学了这个专业,就应该先努力学好。

“为科学而献身!”这句话是吴思雯上解剖实验课时常安慰自己的。但有时凭这一句话还是不够。解剖一只兔子,通过麻醉剂在心脏注射致死;麻醉速度快,动物死去的痛苦小。眼看着别的实验桌上的兔子很快就死去了,吴思雯小组的兔子心脏依然“砰砰砰”强烈跳动,没有死,她无奈地坐在椅子上低头流泪。吴思雯回忆说:“虽然我知道它是为科学献身的,但是看着它难受,我也很难受。”

吴思雯是泪点很低的人。一次在晚上看巴金的《家》,连续三章死了三个人,每死一个她便哭一次,第二日醒来发现,眼睛是水肿的。她除了日常要面对自己不太感兴趣的专业,身为班长,班内的管理工作让她应接不暇。

一次周末,吴思雯随朋友在南湖公园散步。上午10点钟,她接到通知,新校区举办大型活动,12点前要上报参加活动的学生名单。时间紧,吴思雯赶紧与各个寝室征求意见。“我不敢让我的手机关机,也不敢让我的手机没电,有时甚至想把QQ卸载。但那是自己的职责,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

“大一对我来说是一个较为艰难而迷茫的时期,自己也没有确切的前进方向。”吴思雯曾这样感叹。

“意外的惊喜”

2017年初,对于预防兽医学专业博士唐青海老师来说,来到衡阳师范学院生命科学与环境学院已有大半年了。对于吴思雯而言,她不曾想到的是,在唐老师潜移默化地影响下,她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轨迹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唐青海老师主要从事动物疫苗、抗体药物和诊断试剂盒的研究。通过与唐老师的交流,吴思雯惊喜地发现,相较于动物养殖方面,自己专业延伸到的生物制药领域,她更感兴趣。同年,吴思雯在唐青海老师的指导下,以《猪致病大肠杆菌五价卵黄抗体的研制》为研究方向,成功立项国家级、省级科技创新项目,并正式进入科研室开展工作。

既已选择,那便只顾风雨兼程,奔跑路上的有风雨也会有彩虹。“人生就是这样,你往一个方向走的时候,会突然出现一些意外。意外可能是惊喜,也可能是惊吓,你不知道它会带来什么。”吴思雯这样总结。

申报项目时,吴思雯的准备时间并不多,只有一周不到。实验课题的内容在以前的课程中也没有学过,尽管老师讲解了一些理论知识,但整个课题对她来说依旧比较陌生。吴思雯与组员边查找文献边编辑材料。大二的课很多,课余时间吴思雯几乎都在赶材料,每天晚上常与青灯作伴熬到两三点,早上六点起床去上早自习。4月,立项成功后,吴思雯正式开启了她的科研之旅。

在这个项目中,吴思雯想通过研制疫苗,防治因大肠杆菌五价卵黄而引起的猪腹泻,提高猪的存活率。想要进行疫苗制备,就要把疫苗所需的抗原蛋白表达出来。这其中最大的难题就是技术难度。当吴思雯通过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论文后发现,国内有关这个课题的相关报道极少,科研工作需要自己和组员一起慢慢探索,同时与导师探讨改进实验条件。

“表达蛋白涉及的因素很多,与研究对象本身、选择的表达系统、表达载体、培养条件等都相关。比如培养条件中的温度不易控制准确,因设备使用时间较长就会发热升温,就可能会降低蛋白表达效率。我们这一步没有控制很好的话,常要反复进行。”吴思雯介绍说。

生物实验对连贯性要求高,就像一杯热茶,如果 60℃左右饮用时最佳,那么它冷了,口感自然欠佳。实验也要在最佳条件下进行,效果才会更好。为了能够让实验持续走下去,最累的时候吴思雯与她的组员从早上8点开始工作,除了中午和晚上到食堂吃饭花去几十分钟,其余时间都泡在实验室,不同的设备摆在不同的实验室,她们从二楼到一楼反反复复地跑,直到晚上10点多被管理实验室的阿姨催着回宿舍。吴思雯甚至想搭一张床直接睡在实验室里,但因为用的是公共实验室而打消了念头。

吴思雯对所需蛋白表达的培养条件反复进行探索,甚至更换了感受态细胞,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进步。表达蛋白的实验步骤做一次至少需要二天时间。同样的实验步骤,重复的做了三个月。对于吴思雯来说最难熬的也是这三个月。她坦言:“当时实际进展不大,我心里是蛮着急的,觉得有点挫败。”除了心里压力,冰冷的天气也给她带来了麻烦。实验室的水温只有个位数,吴思雯洗刷完试管后,手上的皮肤已经冻得淡紫。氢氧化钠等危险试剂稀释完后伤害虽然已经不大,但吴思雯的皮肤较敏感,起红点易瘙痒。

吴思雯为母鸡打了疫苗,再从母鸡产的鸡蛋中提取抗体。然而第二日上午一只母鸡就死了,发现时它的身体已经僵硬。吴思雯剖开母鸡,检查病变。剖开时一股恶臭铺面而来,原本黄色的肠子变成了绿色,吴思雯戴的两层口罩形同虚设,实验桌5、6米外都能闻见。在吴思雯朋友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偏文艺的女生,从没想过她会碰手术刀。

实验进行一年后,项目取得短暂性进展。2018年5月,吴思雯开始撰写论文。单独做科研对于吴思雯来说压力不大,但她同时还要扛起自身的学业(学校理论学习)。吴思雯一边写研究报告和课题组的总结报告,一边准备大三下学期的期末考试。这段时间内,吴思雯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四个小时。因为长期使用鼠标,哪怕是自然状态下,吴思雯的右手都成弓形(握鼠标的那种样子),半个多月后才恢复正常。

2019年4月2日,项目正式结题。这一天吴思雯在空间里说:“梅花香自苦寒来,且始终相信无论哪种付出,都会是一种沉淀,她们会默默铺路,只为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也唯有时刻追求卓越,成功才能出其不意。”项目成果论文《猪腺病毒3型Protease蛋白在大肠杆菌中的表达及其抗体制备》预计将在《中国畜牧兽医》2019年第7期发表。

“人生总是需要缓冲期”

2018年8月,吴思雯进入考研备考状态。对于考研这件事,吴思雯的父母并不是很赞同,他们更想让她去考公务员当老师,但是吴思雯的父亲叮嘱她,你要是认定了一个专业,就要专心致志地往那个方向去走。

长时间的高强度实验工作消耗了吴思雯较多的体能,以至于准备考研时,她感觉心力交瘁,精神状态不佳,老师对她的期望也加重了她考研的压力。

在后来的摸索中,吴思雯想通了,研究生能考上就考上,考不上也没关系。“你的人生总是需要一个缓冲。”

六月流萤染夏,转眼间已是毕业季。四年里吴思雯渐渐明白,人生就像一个数轴,每一个阶段就是上面的一小段。可能一段时间最重要的事是考研,考上了,就进入下一个阶段。如果没有考上,这个事情也截至了,又有了一个新的起点。

 

张天一阁:“大学四年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是谁?”

吴思雯:“影响最大的人是唐青海老师。首先,他带我开启了生物新世界的大门,在学业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其次的话,唐老师对综合素质要求比较严格,不仅仅要求我们会科研实验,还要能说会写,有时候小到你的论文格式中的段落间距,都要做好。除了他的学术做得好外,他个人也是多才多艺,我希望自己也能变成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在性格上面,他让我更加的沉稳,一步一步的完善去达到自己的目标。”

张天一阁:“大学四年你觉得哪种品质一直支撑着你?”

吴思雯:“乐观,生活嘛,能得到就得到,没有什么想不开的,我期望哪种生活,我就努力去达到,生活总是美好的。”

张天一阁:“临近毕业你的现状如何?”

吴思雯:“现在自己有很明确的目标、动力,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人,知道未来要走的路要怎么走。”

 文字:张天一阁


地址:衡阳师范学院西校区 行政办公楼      邮编: 421008   联系电话 :0734-8486744     邮箱: smkx@hynu.edu.cn  
版权: Copyright ©2012 衡阳师范学院 生命科学与环境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湘教QS3-200505-000049  湘ICP备05003883号
本页访问次数: , 总页面访问次数: